新一轮金融开放上路,外资布局思路解密

过去十年左右,跨境业务一直是外资银行的“利基”。未来,面对日益开放的国内市场,外资银行将如何前进?

2007年,外资银行的公司化和重组在中国得到推动。当时,市场担心狼来了。然而,由于全球金融危机、本土化挑战和业务范围有限,外资银行的发展并不如预期。十二年后,金融自由化再次大幅加速。

一方面,政策相继出台,另一方面,外资银行不断采取行动。今年9月,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批准对非金融企业的债务融资工具进行甲级主承销。10月,中国证监会将外资参股的期限从2021年延长至2020年。越来越多的海外全能银行正在寻求在中国设立独资证券公司。未来,外资将如何权衡成本,在赞助、自我管理和财富管理方面脱颖而出,以及是否将持有或增持国内银行和银行金融子公司的股份,也备受关注。

过去十年左右,跨境业务一直是外资银行的“利基”。未来,面对日益开放的国内市场,外资银行将如何前进?他们目前在玩什么游戏?中外“竞争与合作”的未来模式是什么?

主承销商资格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外资银行来说,今年获得的最重要的资格无疑是外资a股主承销商,这也是中国债券市场开放过程中的一个关键环节。

由于“吸收和存储”的困难以及信用卡等零售业务的阻碍,外资银行一直无法大幅扩大报表,而固定收益业务是不可或缺的增量。近日,法巴中国CEO兼总裁赖昌庚在接受《第一财经新闻》独家采访时表示,“此前已获得乙级主承销业务资格的外资银行,可获准开展“海外企业熊猫债”主承销业务。同时,它也可以作为银团中的一家银行参与中国的信用债务市场。向外国银行开放一级主承销许可证将使外国银行能够作为主承销商参与中国信贷债务市场。”

目前,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国债中的比例已经达到近10%,部分原因是外国银行对全球机构投资者的推动,但外国投资者在信贷债务中的比例非常小。现在,当外资银行可以主导中国信用债券的承销时,赖昌庚还表示,“我们将花更多的时间推广我们承销的债券,同时我们将深化对中国信用债券市场的研究。”

虽然资格已经到位,但如何使用它是关键的挑战。

据记者了解,最大的挑战是中国银行目前使用发行的债券数量来替代贷款,即企业发行的债券和发放的贷款数量都包含在企业的整体信用额度内,而中国银行往往负责承销大部分企业债券。然而,外国银行承销债券的通常做法是向机构出售尽可能多的债券,并尽量减少其自营风险,这也主要用于做市商。这种差异造成的问题是外资银行能否找到足够的买家。如果没有,企业会愿意让外资银行承保吗?

”因此,在主承销业务开始时,外国投资者仍将关注更熟悉的高质量企业客户。对中国债券市场而言,最显着的变化是银行将自营风险降至最低,这样债券承销就不再能替代贷款,债券市场也能真正发挥直接融资的作用。”赖昌庚告诉记者。

成立一家证券公司要花很多钱。

除了业务资格,也有不少外资银行计划在中国设立证券公司分支机构。例如,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法巴、法兴、花旗和汇丰等外资银行都属于海外全能银行,同时拥有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业务。然而,由于中国独立的银行监管体系,外资银行要想在中国开展投资银行业务,就需要设立证券公司。

此前,花旗表示计划在中国成立一家全资证券公司,法兴也提到正在研究此事。此前,摩根大通已获准成立一家新的合资控股证券公司,而高盛集团也提交了在中国成立控股证券公司的申请。

Faxing最近告诉《第一财经新闻》,目前正在研究在中国设立证券公司的条件,主要是考虑到中国最近宣布外资可以在2020年12月后开始完全控制中国的证券公司。法兴也表达了进军中国证券市场的承诺。事实上,这也符合全球投资者的需求,也符合中国股市和债市进入国际指数的大趋势。

不可忽视的是,尽管它被认为是美丽的,但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建立合资或独资证券公司面临着激烈的本地竞争和高昂的成本。经纪业务包括首次公开发行、自我管理、经纪业务、财务管理等。「证券公司的牌照涵盖广泛的业务。最有利可图的业务之一是首次公开募股业务中的赞助和承销。外国投资面临人力成本等问题。也面临着与中国证券公司的竞争。然而,外国投资在衍生品交易中具有更多优势,包括未来可能引入的利率期权等。”赖昌庚告诉记者。

因此,也有一种观点认为,除了一些机构之外,更多的外资可能不希望“全面开花”,而是集中于自我管理、投资、财务管理等他们擅长的方面。

控股中资银行仍需权衡成本和收益

今年年初,北京银行(bank of Beijing)计划与荷兰国际集团(ING Bank N.V .)成立一家合资银行(ING持股51%),因此未来外资控股中资银行的可能性也受到了关注。

北京银行此前在公告中表示,将借鉴荷兰国际银行直销银行的成功发展经验,借助金融科技打造全新的数字银行品牌,努力成为积极响应和实施中国金融开放重大举措的标杆,与银行发展战略保持一致。所谓“直销银行”,是指通过互联网、电话等远程通信服务渠道向客户提供银行产品和服务,而不是基于物理网点和物理柜台。目前,国内大多数直销银行都是银行的下属二级部门。

然而,一些资深银行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需要考虑的是控制中资银行对外资的成本效益比,荷兰国际集团的直销银行战略只能被视为一个特例。

早年,当外资银行进入中国时,一些人希望“吃掉”所有的公司和零售企业,但零售企业停滞不前。也有银行希望在中国复制他们在亚洲的信用卡业务优势,但迄今进展甚微。因此,也有观点认为,外资银行控股可能不是本地偏好较大的企业的理想选择。

“如果外资银行的目标是发展中国的零售消费市场,控制中国的银行实际上不是唯一的途径,进入消费金融可能是更可行的选择。”赖昌庚告诉记者。

回顾早期合资案例,2005年至2010年期间,监管促使中国银行加强“吸引资本、制度、智慧和技能”。截至2008年底,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交通银行这四大股份制商业银行先后引进了9家境外机构投资者,24家中小商业银行引进了33家境外机构投资者,3家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引进了3家境外机构投资者,总资本327.8亿美元。

目前,汇丰仍持有该行19.9%的股份。十四年前,中国银行业被西方金融家评估为“技术破产”。外资相继从几家大银行撤出。此时,汇丰银行出价144.61亿元人民币,以换取该行19.9%的股份,该行的坏账水平与其他中资银行相当。这曾经是“巨大的压力”。

尽管控股一家大型国有银行是不现实的,但交通银行董事会秘书顾生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只要符合相关政策和条件,我们始终欢迎外资进入交通银行。至于汇丰银行持股的增加,主要取决于汇丰的考虑和决定。”他还提到,交通银行是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个人参与者和直接受益者。交通银行是当年成功引进外资的五大国有银行中的第一家。汇丰迄今从未减持过交行股份,并参与了交行上市后的多次再融资计划。

(责任编辑:李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