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评:筑牢未成年人保护的法治基石

?

原标题:人民网评论:建立保护未成年人的法治

出于反欺凌和反性侵犯的目的,已将《保护未成年人法修正案》草案提交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这是该法律自1991年颁布以来的又一重大修订,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根据中心精神和实际需要,及时修订法律和修订不符合新形势的规定对于建立更全面的未成年人保护制度尤为重要。这也是以人为本和立法为民的初衷。当前,在青少年保护领域,时代的发展既存在长期的共同问题,也面临着新的挑战。例如,互联网已成为当代青少年无法回避的生活现实。许多父母和老师对此感到担心。另一个例子是近年来对儿童的性侵犯事件频发,这使父母和社会特别担忧。此次修订对社会关注度高,人民反应强烈的问题做出了积极回应。它突出显示了从事实中寻求真理并与时俱进的立法特征,也反映了将未成年人法治提升到更高水平的坚定决心。

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与法治精神密不可分。必须明确界定法律禁止和主张的内容。就本公开内容而言,从建立检测未成年人侵权的强制性报告系统,到从网络产品和服务的要求到防止和控制学校增加欺凌的措施,提供者可以设置时间,权限,消费管理等方面的强制性规定,以建立对未成年人行业雇员资格的紧密访问,这些措施比现行法律更具针对性和操作性。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因此,保护未成年人的法律不是一般性的,而是更加可行和实用的。这是大修的亮点。

此修订的另一个亮点是保护未成年人责任方的明确定义。明确划分职责是履行其职责和履行职责的前提。但是,过去未成年人保护的主题尚不明确,法律的内容过于笼统甚至缺失,给司法实践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此修订版在家庭,学校,社会,政府和其他各方方面负有很多责任。无论是完善家庭监护的职责,特别是枚举监护行为,禁止性行为和提高防范措施,还是加盖“政府保护”的特殊标志,显然各级政府都应建立一个保护未成年人的协调机制。帮助建立未成年人的协同作用,并建立更全面,系统和科学的保护体系。

应当指出,保护和教育始终与未成年人的成长密不可分。实际上,还没有达到惩罚年龄却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所谓“熊孩子”,如果没有及时有效的干预,很容易犯错误,甚至继续犯错。犯罪之路。 《未成年人保护法》不能转变为《青少年犯罪和犯罪保护法》。这就要求我们努力工作,加强教育矫正措施。有必要防止微观时期遏制不当行为和未成年人犯罪的问题。给予应有的惩罚。因此,在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同时,这也是第一次提交《防止少年犯罪法》修正案草案。可以说这是有道理和必要的。

无论哪个国家或年龄,如何照顾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都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修订和完善法律制度可能只是第一步。未来无法有效实施,整个社会需要共同努力。只有这样,才能更加紧密地编织未成年人的保护网络,并加强法治的基石。

(编辑:陈思玮,石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