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虚构支付宝被“盗刷” 用户被判赔偿1元损失费和1万元律师代理费

?

IT之家10月22日新闻据杭州市互联网法院新闻报道,10月21日,杭州市互联网法院对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诉李网络服务合同纠纷案进行了审判,法院宣告:判决。

据报道,在5月16日,支付宝帐户上“被盗刷”事件的当天,该帐户中有五笔付款交易。前两笔交易均由李先生批准,李先生为此支付了费用。据说手机丢失了,被别人偷了。

杭州市互联网法院表示,数据记录显示,在支付宝上注册的手机应用的IMEI码在同一天,五笔交易全部通过密码验证完成。在此期间,还通过验证原始付款密码来修改原始密码。表示上述付款交易已在同一设备上完成,并且设备持有人也知道帐户付款密码。在李某声称手机遗失了近一个月后,他实际上通过面部验证在同一IMEI码手机上登录了支付宝帐户。 IMEI是手机的序列号。这是手机出厂时制造商设置的唯一代码。它等效于手机的“身份证号”。此操作表明,李先生已经重新注册了自己声称丢失的手机上的支付宝帐户。它声称丢失的电话。这种数据异常触发了支付宝智能安全系统报警,提示李某有虚假申报赔偿。对数据进行整理和分析后,支付宝认为情况属实,并向杭州互联网法院提起诉讼。

根据双方签署的第《支付宝服务协议》条第6条,支付宝用户不得从事“服务系统的行为和可能侵犯我们(支付宝)的数据”以及被告李0103030的承诺“ (李在陈述或提交的索赔申请信息中存在虚假或欺诈行为。我(李)根据《理赔申请书》第6条自愿对支付宝服务系统和数据的侵权承担责任。可以看出,网络服务合同双方之间已经达成协议,并且该行为属于支付宝服务系统和数据,这构成了合同违约。

杭州市互联网法院表示,通过分析支付宝系统数据的运行情况以反映该账户的运行情况,可以看出,李某申请账户“入室盗窃”前后,支付宝账户存在异常运行情况。这与李的报告的陈述相矛盾,然后结合李的审判的借口,表明系统数据,李的报告事实与李的后果之间存在矛盾。因此,在李不能提供任何反驳证据的情况下,支付宝的索赔根据系统数据,从高概率的角度确定李的欺诈性帐户被盗并错误地申请了赔偿。它符合司法推定规则,并由杭州互联网法院采用。

关于违反合同的损害赔偿,根据《支付宝服务协议》第6条,支付宝和李已经在涉及索赔的案件的补充协议中达成一致,李使用虚假或欺诈手段向支付宝举报不真实的未经授权的损害赔偿。它构成违约,对于违反支付宝服务系统和数据的行为应承担违约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司为调查上述交易而支付的各种费用,例如运输费用,通讯费,律师费和律师费。

在此案中,支付宝公司称李某违反合同,侵犯了支付宝的服务系统和数据,给公司造成了损失,并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元,律师维权费用1万元。据悉,支付宝收到李先生的举报后,客服人员反复与李先生沟通,询问案情,理解上诉,并根据李先生的陈述恢复了交易,并收到李先生提交的索赔信息。处理帐户安全保险索赔程序。这些都花费了支付宝大量的人力资源成本,占用了应为其他普通用户服务的商业资源,降低了支付宝的服务效率和服务体验,确实造成了支付宝服务系统的破坏。

杭州互联网法院表示,支付宝的损失难以在法律层面上准确量化。支付宝从警告和教育的角度出发,主张赔偿损失1元,维权支出1万元律师代理费。双方之间的协议是合理的。

法院认为,被告使用虚假或欺诈手段,向支付宝举报虚假的未经授权的损害赔偿,违反了双方之间的网络服务合同,构成违约,并判被告李某支付赔偿。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1元损失赔偿金和维权费用的律师代理费为1万元。

(原标题:由于虚构的支付宝被“盗用”,因此向用户支付了1元的赔偿金和1万元的律师费)

(编辑器:DF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