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改革优化营商环境,以法治巩固改革成果

?

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批准《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为各类市场主体投资行业提供政府担保,为中外资企业等建立平等业务。市场参与者。基本环境系统规范。从原始的政府红发文件到现行法规,政府越来越重视商业环境的不断建立和持续优化,并将商业环境逐步优化成法治的运作轨道。

过去几年,中国各级政府大力推动改革创新,商业环境稳步改善。世界银行在2018年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表明,中国的商业环境排名从一年中的第78位上升到第46位,使其成为全球商业环境改善中最重要的经济体。从各地区的改革实践看,优化经营环境的绩效明显,对企业的收购意识明显提高。但是,在业务环境中的某些关键领域和链接上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立法之所以必要,是因为商业环境的优化进入了深刻变革的关键时期。今年7月14日,国家发改委就《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并指出有必要在《起草说明》对其进行立法。一方面,各地区,各部门在优化实践中形成了一批成熟的经验。商业环境改革,迫切需要通过立法系统地解决。另一方面,“由于缺乏明确的法律和法规基础,一些已被证明有效的改革无法被复制和推广。”常设委员会还指出,制定专门的行政法规,促进国际商业环境的市场化,这是深化改革开放,促进公平竞争,增强市场活力和经济内生动力,促进发展的重要举措。高质量的发展。

优化业务环境与“权力下放和权力下放”,“解除武装服务”改革以及“互联网+政府服务”的改革和创新紧密相关。在激活市场活力,促进企业注册,促进创新和创业精神的同时,也触动了一些部门的切身利益和相关主体的既得利益。这使得它在前进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小的挑战和障碍,并要求政府拥有坚强的人断腕的决心和勇气。在改革的初期,这可能会打开局面并突破困境,从而使业务环境优化成为“第一步”。然而,在改革进入深水区和受灾时期之后,需要法治来保护押送人员并优化商业环境。

在优化经营环境的过程中,地方和基层政府部门积极探索并敢于创新,并出现了许多值得巩固,复制和推广的实践经验和成熟经验。无论是“最长时间运行”改革还是“第二批”改革,还是“双重随机开放”和联合信用惩罚,政府服务的质量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市场主体的进入,运作和退出提供了很大。方便。

改革的结果来之不易,因此我们必须更加珍惜它,并利用这一体系来巩固它。国务院已经分批复制了北京和上海的典型经验,并在优化中国的业务体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如果不能以《条例》或其他法律法规的形式治愈这些实践和经验,则可能存在无法依靠且无法持续的问题。

优化业务环境的最大挑战之一是,许多被证明是有效的实践与现有法律法规不一致甚至冲突,并且无法实施和复制。即使是某些地区和部门也敢于突破现有体制框架的限制,但是很难为它们提供必要的法治。只有通过立法确立这些先进做法的“合法地位”,我们才能与落后制度竞争,最终实现优胜劣汰。

更重要的是,一些现有做法是过去部门立法的产物,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保护部门利益的影响。尽管许多改革和创新实践已证明比这些现行法规更为有效,但它们仍面临着违反法律和法规的尴尬境地。因此,立法还通过制度上的激励措施,激发了各个地区和部门复制和推广这些经验做法的热情,从而可以迅速广泛地应用大量的优良经验和先进经验。

为了优化商业环境,有必要认识到“治愈”与“升华”之间的关系,并为进一步的改革和创新留出空间。 《条例》需要巩固的是抽象和制度化的经验,而不是具体的程序和操作方法。立法明确了优化经营环境的方向和原则,每个地区和部门都有很多工作要做,如何运作。同时,未来的改革和探索可能会揭示优化业务环境的新方向和新途径,从而取代过去巩固的经验。因此,立法本身是一个先进的淘汰和落后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上升的过程。

“在世界上实行好的法律,然后在世界上统治;在一个国家,然后是一个国家中,建立好的法律。”商业环境的核心是重建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从有形政府到无形政府。从政策支持到法治。优化商业环境似乎是政府部门的责任,但实际上,有必要将政府主导和社会共同治理相结合,以最大程度地发挥市场主体的自主权。当政府与市场参与者之间的博弈规则通过立法得以巩固时,市场参与者便可以轻松地工作并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