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生物柴油:技术已到位 如何抓市场?

一瓶是混浊的废油原料,在酱油液体的底部沉淀少量杂质;一瓶是无色无味的生物柴油样品,放在瓶子里,在的底部明亮可见。在中心,记者看到两瓶非常不同的油样。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该中心的负责人介绍说,“人们被怀疑”等废油变成废物,变成清洁的低碳生物柴油,能够实现大规模生产,甚至高效连续驾驶。

“从废油中提炼的产品,也称为第二代生物柴油。与菜籽油,棕榈油和其他食用油相比,前者不涉及人们争夺食物和土地纠纷。它还可以实现回收废油和减少食品安全危害,因此越来越受欢迎。“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应用化学研究所所长刘德华告诉记者,全球对生物柴油的需求已超过全球需求。 4000万吨。

技术继续突破,需求逐年上升,第二代生物柴油的前景如何?记者就此进行了进一步调查。

新工艺为洗油“洗澡”

生物柴油具有无毒,低硫,燃烧性能好等优点,不仅可以任意比例与石化柴油混合,有效提高低硫柴油的润滑性,还有助于柴油机减少排气颗粒物质和一氧化碳。硫化物等污染物排放,尤其是以废油为原料的第二代生物柴油,在确保食品安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我们开发第二代生物柴油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拥有技术和设备的发展基础。“北京三聚环保新材料有限公司副总裁李琳说,以前的设备生产生物柴油称为悬浮床氢化。安装方面,这也是中国第一套自主研发,国际领先的劣质重油加工示范设备。 “之前,该工厂主要处理重质和劣质原料,如煤焦油和沥青。通过改进工艺技术,调整催化剂特性,优化反应器等重要操作条件,现在能够处理各种废油,如废油,足以克服原料中的杂质含量。许多瓶颈,例如难以净化。“

“在传统炼油厂使用固定床加氢精制工艺处理地沟油可能导致催化剂中毒和结焦,难以实现稳定运行。产品加工成本高,质量不够稳定这进一步影响了推广。新的生产路线,该设备可以实现长期运行,更高的加氢转化效率和更好的经济性。“李林说。

记者了解到,继今年7月初符合欧盟标准的第二代生物柴油之后,首批5000吨产品于8月底正式出口并运往欧洲鹿特丹港。与此同时,三聚环保已与世界第三大石油贸易商贡嘎集团等国际公司达成协议。 “现有产能约为6万吨,供应短缺的趋势。我们将推出一套新设备,“李林说。

销售终端的最后一英里将被打开

由于不销售,为什么包括三聚环保在内的国内相关公司“远大而广泛”将产品销往国际市场?许多商界人士表示,主要结果是政策驱动。

在欧洲和美国国家,该政策明确要求添加生物柴油,并将其纳入相关的二氧化碳减排评估。虽然生物柴油在不同地方的混合比例不同,但这是强制性的,否则石化柴油不能进入市场。另外,这些国家自己的生产很难满足需求,进口量逐年增加。“刘德华解释说。

相反,我国对添加生物柴油没有强制性要求,也没有明确的推广使用计划。下游市场长期受到限制,产品进入销售终端的“最后一公里”也被推迟。刘德华感慨,产品质量太硬,但好的产品只能“千里之外”销售,国内市场急需打开。

除了市场,第二代生物柴油面临的另一个瓶颈是原料。李林透露,地沟油等废油可用于制备生物柴油。受饮食习惯的影响,我国食用油脂消费量很大。此外,对废弃油脂无害化和资源化利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原材料供应应充足。”然而,国内地沟油的来源和质量仍不稳定。目前,除了收集地沟油外,我们还从马来西亚等地进口棕榈酸油、酸败油等原料。今后,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完整的地沟油收集体系。

如李林所言,对我国大多数生产企业而言,原料获取仍是难题。

“在欧洲等地,从事二代生物柴油生产的往往是中小企业。地沟油来源分散,统一收集难度大,很难一下子组织几十万吨生产。”中国石油流通协会副秘书长尹强指出,目前在国内大部分地区,以“原料身份”收集的地沟油尚未形成流通链条,渠道不畅导致很多地沟油流向不明。

一位不愿具名的生产商还称,买卖双方通常会对收购指标进行约定,但因废弃油脂质量差异大、检测难,在缺乏标准化检测手段的情况下,双方极易产生纠纷,原材料采购风险较大。

业界期待政策“推一把”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技术不断突破,我国已具备推广生物柴油的基础条件。要真正大面积应用,仍待政策“推一把”。

“在技术层面,从地沟油到生物柴油完全行得通,生产、调配技术以及基础配套等,均不存在问题,最急迫的推广条件就是政策支持。”刘德华建议,出于二氧化碳减排、大气污染治理等现实考虑,国家应尽快明确生物质柴油的添加规定,并在生产经营、推广销售、税收等方面给予鼓励。

站在企业角度,李林坦言,大多数企业投入大量资金、精力用于研发推广,但我国生物柴油调和燃料的价格目前仍与标准柴油同价。“结合生物柴油的环保价值、成本差异等因素,国家能否配套相应的减税或补贴政策,给企业一定支持。”

以我国首个实现生物柴油规模化应用的上海为例,尹强认为,除了关注前端环节,关键还要打通进入加油站的“最后一公里”,并实现产品全链条的质量管理。

“由上海食品安全办牵头,上海首先建立了良好的源头管理体系,做到‘应收尽收’,并辅以严格监管,防止收集、储运过程出现纰漏。其次,通过优胜劣汰,最终确定一家生产企业,集中生产、集中调配,对生产原料和终端产品均有严格化验、严密监管。此外,还设置专项预算,以补贴形式减轻企业负担。”尹强表示,“推广应用是一项系统工程,从收集、生产、加工到调配、销售等各环节,均需要完善的标准规范,不是靠生产商一己之力就能实现,政府力量十分关键。”

(责任编辑:李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