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PA券商启示录:外资控股券商入局“三大注意”

?

46bd-iaxiufn7152329.jpg

文字| 21世纪经济报道马晓佳

2019年,开放资本市场的速度远远超出预期。外资机构急于获得国内营业执照。其中,经纪人已成为许多外资机构的战场。国际知名金融巨头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野村证券等待他们进入。

到目前为止,已有两家现有的合资经纪人改为外资经纪人。与此同时,中国证监会在今年年初批准了两家新的外资经纪人。此外,两家合资经纪商改为外资经纪人。在这个过程中,一家新成立的外资经纪公司正在排队。

不难看出外资经纪人处于肆虐状态,一些外资证券公司的到来将对市场产生影响。

在整个国内经纪行业中,有一类经纪人可以作为未来外国控制经纪人发展的坐标参考。这是一家新型的合资经纪公司CEPA经纪人。

“CEPA经纪人的发展路径是外国控制经纪人的最佳参考。虽然在某些层面上存在很大差异,但从许可证限制,持股和建立时间的角度来看CEPA经纪人的发展历史。他们是外国控制经纪人,特别是新成立的外国控股经纪人,“北京一家中小型经纪公司的非银行研究主管说。”

自最早的CEPA经纪人Shenang Securities获得批准以来已有三年多了。作为资本市场开放实验的先行者,过去几年CEPA合资经纪人的发展将如何带给外资经纪人?灵感。

6a63-iaxiufn7152542.jpg

新一代合资经纪人

合资经纪人对市场并不陌生。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金公司的诞生就是第一次尝试建立合资经纪业务。随后,在2004 - 2011年,中国证监会批准了多家合资经纪公司,包括高盛证券,瑞银证券和瑞士信贷方正证券。

在此期间,合资经纪人受到许多限制。首先,许多这些经纪人没有获得完全许可。其次,这一阶段的大多数合资经纪人在国内股东与外国股东之间存在分歧和内部摩擦。实验没有成功。

件的外商投资证券公司在上海,广东和深圳设立合资的完全许可证券公司,香港和澳大利亚股份的合并比例可以达到51.%。

政策公布后,市场反应迅速。深港证券成为第一家吃螃蟹的机构。同时,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16年3月发布,另一家香港经纪人华晶证券也于同年4月26日获批。

其后,汇丰前海证券(以下简称“汇丰前海”)及东亚前海证券(以下简称“东亚前海”)亦于2015年11月3日及2016年4月26日向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提交申请材料,最后在2017年7月,两家经纪商均获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批准。

基于CEPA框架的合资经纪人也被称为新一代合资经纪人。与之前的合资经纪商相比,CEPA经纪人在股权比例设定和许可证的各个方面都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特别是,许可证,CEPA经纪人都是完全许可的经纪人。他们可以在开业时选择四个营业执照,然后在运营一年后继续向中国证监会申请其他许可。

在四大CEPA经纪商中,深港证券和东亚前海在一开始就选择了证券经纪,证券资产管理,证券自营,证券承销和赞助。华晶证券选择证券经纪,证券资产管理,证券承销和赞助,以及证券投资咨询。汇丰前海只选择三个牌照,证券经纪,证券承销和赞助,以及证券投资咨询。

如今,在四家CEPA经纪商中,深证证券正在向全权授权经纪商发展。截至目前,深圳证券已申请两项金融投资咨询和证券投资活动许可证,保证金证券经纪人仍处于边缘地位。证券投资基金销售和金融产品销售三大牌照。

“多服务许可证也提高了合资经纪人在此框架下的吸引力,因为国内经纪人很难获得完整许可证,CEPA框架下的合资经纪人可以在连续合规运营一年后申请完整许可证。证券公司。 CEPA框架下第一批获批准的香港证券也是自1998年以来第一家批准新的全面许可综合经纪公司。上述非银行研究主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新成立的外国控制经纪人也没有许可限制。他们还可以在成立之初选择四个许可证。因此,它们可以作为外国控制机构未来发展的参考。

临时建立口碑

自深证证券和华晶证券批准至今已有三年,其他两家东亚前海和汇丰前海已获批两年。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这四家经纪商仍处于拓展业务和建立声誉的早期阶段。

行业数据排名反映了实际情况。根据证券业协会于2018年公布的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指标排名,多家CEPA合资经纪公司处于行业底部。

例如,沉阳证券,华晶证券,东亚前海和汇丰前海的总资产在98家经纪商中分别排名86,96,97和98。在营业收入方面,四家经纪商分别排名91,93,92和95。

在衡量经纪公司资本充足率和资产流动性的重要指标的净资本排名中,上述四个经纪商在98个经纪商中排名分别为77,87,92和94。

上述非银行研究主管指出:“虽然它是一个多牌授权经纪人,但你可以看到,在前一阶段的这个阶段,几个CEPA经纪人都处于整个行业的梯队,仍处于早期阶段。发展,或投资期。这也表明经纪行业需要时间积累,而且很难在短短几年内取得突破,“北京一家中小型经纪公司的非银行研究主管表示。

一家香港证券公司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未来很多企业需要进一步补充净资本。这是我们与总经纪人之间最大的硬实力差距。”

“经纪业务的发展需要时间,资金资源不断弥补。虽然这些经纪人已经开始有一些业务突破,但并不大。因此,几个CEPA合资经纪人的评级从未打破过B级, B的评级也显示了当前行业CEPA经纪人的状况。“上海地区的一家大型经纪管理部门认为。

然而,这些数据并未完全解释CEPA经纪人在过去几年的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报道,其中一个较大的问题是股东和执行团队之间的分歧。

以华晶证券为例,其股东华兴资本作为中国最大的FA机构,在很大程度上希望华晶证券能够进一步开放和扩大其在新经济中的优势资源。然而,自成立以来,其投资银行业务一直处于动荡和重组过程中。

“股东和一线业务团队之间仍存在分歧。华兴资本之前的许多项目实际上都是进入海外市场,一些国内市场的风格和概念明显不同于海外市场。不同的谅解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双方的合作难以向前发展。“一位接近华晶证券投资银行原始团队的人士指出。

其次,资源和资本也限制了CEPA经纪人的快速运营。 “在这方面,CEPA经纪人有明显的劣势,受到资金的限制,并且相对处于不利的重资产业务。短期内,缺乏零售渠道。本地经纪人和本地经纪人之间存在巨大的缺陷。对于外国控制的经纪人来说,这也是同样的问题。“上海地区的经纪人说。

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四位CEPA经纪人在过去几年中完成了业务的第一次突破。例如,Shenang Securities完成了2018年东亚首次首次公开募股的承销业务。海赢中国第一笔地方债券招标,华晶证券于2018年完成首批并购,并于今年完成了科技委员会第一个项目,作为联合承销商。

CEPA经纪人的灵感

CEPA经纪人多年来一直为外资经纪人经营的启示是,经纪行业需要时间积累,短期内很难影响现有的经纪业务模式。

“一些CEPA经纪人的股东背景并没有失去外国控股经纪人的现有股东,但需要与国内市场的情况相匹配。外国控制的经纪人需要耐心。”北京大型经纪公司高宝宝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第二个启示是更好地结合股东的优势,有效地转变股东的优势,但CEPA证券公司在这方面并不完善,这也是外资控股证券公司的暗示。

“除了股东优势外,新成立的证券公司实际上没有更多的实际优势。因此,为了快速占领市场,有必要充分利用股东优势。合并股东优势的一些领域。北京地区的上述高级宝带认为。

第三点是需要处理股东与一线执行团队之间的关系。可以看出,早期的合资证券公司和CEPA证券公司都对后续的业务发展造成了很大的限制。

一般来说,合资企业或外资控股证券公司的一些高级管理人员或企业领导者可能是股东组织的背景,但沉沦到商业环节主要依赖于其他证券公司的团队来补充,所以股东或者股东如何股东代表处理与一线团队的关系非常重要。

从目前几家新的外资控股证券公司的计划来看,很明显CEPA证券公司的经验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被吸收,并且可以尽可能地避免优势和劣势。

新成立的外资证券公司野村东方(Nomura Oriental)是其中一位代表。从业务角度来看,野村东方的主要优势领域是财富管理业务,而在前四个许可证中,承销和赞助的核心业务许可证已被放弃。

“外国股东在机构业务和财富管理业务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外资控股证券公司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期望衍生品不断丰富,财富管理逐渐成为经纪业务转型的方向。”广发证券分析师陈富认为。

然而,CEPA证券公司和未来的外资控股证券公司撼动目前证券公司的模式几乎是不切实际的。选择性证券公司成为某一领域的特色证券公司是一个更实际的方向。

陈富指出:“在中国开放日本和台湾证券市场的过程表明,合资企业在短期内迅速增长但随后下降。竞争加剧但带来了更多的创新业务。该行业的地位仍由当地机构控制。我们认为进入国内金融市场的外国经纪商将带来一定的竞争,但在“鱿鱼效应”下,国内机构的经营效率可能会增加,这应该是乐观的,金融市场开放过程中风险可控,金融创新可能继续引入,有利于证券业的长远发展。“

北京一家CEPA经纪商的中间层也指出:“结合当前行业的实际情况,即使外资经纪人进入市场,也难以撼动现有模式。现在的位置“三合一中国”首席券商梯队更稳定,外资经纪人的到来可能对某项业务产生影响,但整体格局不会发生明显变化。“

主编:常富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