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大V算不算员工? 浦东法院判写手和传媒公司无劳动关系

?

根据《劳动报》,王先生是媒体的股票作家,有很多粉丝。然而,在他与一家上海媒体公司分手后,由于劳资纠纷,他在法庭上。媒体作家认为他们是媒体公司的员工;媒体公司认为,双方只是合作。那么,这是一家合作公司的自我媒体大V员工吗?

合作不愉快:

大V要求确认劳资关系

王先生在微博和微信上有一定的知名度,这就是互联网所谓的“大V”。 2017年12月,他和上海的一家文化传媒公司一起发布并签署了媒体运营协议。

双方同意王先生注册的微信公众账号和微博将由双方共同经营。收益分成将从原告的30%变为被告收入的70%。双方还同意,如果王先生全职管理自媒体账户,公司将每月支付5000元的管理费,为期3个月;如果兼职管理来自媒体帐户,则不会支付管理费。双方还就独家合作,保密义务和竞争限制等其他事项达成一致。

王先生说,他实际上负责媒体制作内容,回复邮件,定期在媒体上发文章,根据公司要求每日出勤,每周工作计划和总结,公司支付社会保障和公积金每月一次。有协议建立劳资关系。它实际上接受公司的工作安排,劳动管理,公司支付社会保障和公积金,并且应该有劳资关系。公司的未支付劳务报酬应予以报销;公司应支付双倍工资差额,因为它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

媒体公司喊道:

双方实际上是合作的

2018年5月,王先生向浦东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公司支付工资和经济补偿共计3.75万元。在没有支持的情况下,王先生起诉了浦东法院。

媒体公司辩称,双方是合作而非劳资关系。先前的协议就各自的责任分工,管理费,合作共享和独家合作达成了协议。这些不是劳动关系下的内容。王先生决定自行制作和发布媒体内容,发给他的门禁卡仅用于门禁,不用于出席。根据公司的规定,合作的大V不需要向公司汇报,只需在家写文章。社会保障和公积金是应王先生的要求支付的,并从合作份额中扣除。取消协议和王先生发来的律师信也证实了这种关系。因此,该公司要求法院驳回王先生的索赔。

法院:

双方之间没有劳资关系

审判法官孟高飞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媒体与公司之间没有劳资关系。

首先,原被告之间的个人和财产属性很弱。

根据协议,双方有明确的合作责任分工。为了履行上述协议,原告可能需要进入和离开被告办公室,并且被告配备了办公区域的访问卡,这是有道理的。从微信聊天记录的角度来看,原告向被告提交了工作总结和计划,双方交换了发送文件等的时间,这些文件属于上述协议内容的履行。被告确实为原告支付了社会保障金和公积金。但是,从付款前后的通信中,被告的建议和原告的同意被用于支付。协议中约定的专有合作,保密义务和竞争限制并非劳动关系所特有,并且可能在其他法律关系中就此类义务达成协议。可以看出,双方的个人关系相对宽松。

该协议还规定了双方划分营业收入的方式。该协议旨在划分合作社收入,这与一般劳动关系下的佣金工资或绩效奖金不同。从上述收入收入,管理费协议和业绩来看,双方的财产关系从属关系不明显。

第二,双方没有建立劳资关系的明确协议。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签署的协议表明,双方根据“利益捆绑和长期双赢”的原则签署了合作协议。可以看出,双方最初没有明确同意建立劳资关系。从被告支付社会保障的通信程序和原告的公积金的角度来看,任何一方均未认为被告有义务为原告支付社会保障金和公积金。原告知道社会保障和公积金只是以被告的名义支付,而自负担单位则由个人负担部分支付。在履行协议的过程中,无论是工作内容的交换还是收入的结算,双方都没有提出建立劳动关系。在2018年4月中旬,双方已经引起争议。在协议文本和律师致被告的信中,原告认为双方是“合作关系”,解决了“合作引发的争议”。因此,内容的实际表现并未表明双方建立劳资关系的隐含协议。

因此,虽然原被告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劳动关系资格,但原告实际执行的劳动也是被告业务的一部分,但双方关系不具备。个人和财产的明显从属关系,也没有表明劳资关系的建立有明确的一致意见,因此不可能得出双方之间存在劳资关系的结论。

因此,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